调研形式有哪几种(调研形式主义的原因)


我认为市场调研是目前市场部对付老板和老板对付市场部的最常用工具,但是这个工具的误用其实给整个企业带来的伤害很大。市场调研本身它属于典型的统计学专业,它是统计学应用在商用的一个领域中间的一个表率,它不负责这件事情的对错,他只负责呈现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用统计学的手段来对你的某一个疑问进行统计学的呈现,这是市场调研本来的意思,所以市场调研从来不负责提供结论。我非常有幸啊,我第一次呢到市场调研是法国的一个超市,要在深圳开一家超市,他那本厚厚的市场调研报告我拿到了,是全英文的,只能是看懂其中的一部分,有一个特别深刻的印象,不给任何结论,我只描述事实,就是你选的这个点,周围十分钟之内步行能到的大概有多少人,周围十分钟步行能到的住户大概有多少户。然后就这么一圈,一圈一圈的往外转,最后一直转到整个深圳市,我定点选择几点到几点,观察经过多少人,然后我这个数据能够代表每天经过这里的人数,我不能说我一天24小时站在这里给你数人,但是统计学的意思就是指我用一个手段,像你计算出来大概率上每天经过这里的人数是多少个,可以定量,就是它可以作为数量级的参考标准。

调研形式有哪几种(调研形式主义的原因)

市场调研主要是用于定量,所以中国在应用这块上的一个最大的失误就是企业家向市场调研要结论,市场调研的供应商因为企业家要结论就拼命的讲结论,所以在我看来,市调公司提供的结论是非常非常不科学的。我们今天看到的大量企业内涉及的问卷,或者是制调公司,知道企业叫结论,涉及的问卷带有大量的暗示性,一个便宜又好的相机和一个又贵又高档的相机,你想要哪个,我说废话,大量的暗示性,这个在统计学中间是大机,然后把所有的问题设计的非常的没有暗示执行,使得受访者尽量的表达出他真实的感受,这是设计问卷的人的基本功。

还有一个稍微深层次一点的技术,他的回答要好统计,比如说你一个问卷全都是开放题,就人家说你觉得这个事好还是不好,还行吧,你说你往哪儿统计,所以问卷上很多我们会采用封闭题,就总共就abcde,你选哪个,实在是开放题之后,我们还尽量的打分,假如好是十分,不好是一分,你愿意打几分,就尽量的让它好统计,你这样的话,你后面一下能跑进一个模型吗?这个结论大概什么呀?还有一个就是问卷设计的长短,就沿街拦访不超出三道题,而且这三道题必须是非常清晰的,一定要问卷设计成大白话,极其容易理解,因为人家停下来回答你问题,耽误了时间嘛,你拦访的时候的题目就要少,题目就要清楚,选项就不能多,三道题以上就是扯,他就随便F网G他不耐烦了,而试调是这样的,如果拿到错误的结论,不如拿不到结论。我刚才讲了几个技术上的东西。

我讲一些原则性的东西,用试调,最好是先有假设再试调,不要做摸底式试调。我跟无数企业家说过的话,不要说我什么想法都没有,到市场上去找一个想法不存在,不可能,这个可以用走访去解决,你自己下去摸底,形成一个假设,这个假设是对还是错呀,我用市调对它进行证明,那既然是证明,要么我这个想法成立了,要么我这个想法不对,不成立,千万不要做没有假设的失调,你想试图用一个计学手段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做,不可能。一份真正统计学的报告,100个人就能看出100个结论。我经常跟人家形容这个画面吗?是掉,是展现横断面,一刀一砍一个圆,但是它能说明什么呢?它下一步可以往这拐,他下一步可以往这拐,它有1万个方向可以拐,它就是一个横断面,这个横断面如果接着前面你就好判断的多,你想象一下这个管子这么弯着过来,在这儿夸一刀,你说的下一步顺着这个趋势往下应该走到那这个时候横断面就有意义了,也就是和一个横向,一个纵向结合到一起,你开始有一些画面了,但假如说就是一个横断面,那就是1万种可能性,而且谁看谁都有可能性,它最后沦为企业政治的工具。我们有很多很好的石料公司接我们的课题,做石调的时候是一句结论都不敢提的,而且要尽量的向我证明他没有任何的误导,他呈现的就是一个真实的画面,但是他给企业提的收那建议比我都多,而且前后矛盾。

这一页的数据表示我们的定价过高,我们应该尽快调整定价,形成新的产品线,以更好的价位赢得消费者的支持。好下一页我们这个行业正在向更高端的方向走,我们应该出现更高端的这个品种。那你这两样放在一块,你怎么解释呢?不解释,你不给结论,人家不买单呀,那给结论人家就瞎扯呀,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已经误会了30年了。所以老板不要用失调去探测你的市场部,市场部也不要用石调去探测你的老板,这个对企业的伤害太大,我们想点别的办法,在别的点上博弈,不要在这个点上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