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劝学的启示的三个角度(孙权劝学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如果说荀子的《劝学》是老师对学生的敦敦教导:“学不可以已”,那么颜真卿的《劝学》就是家长对孩子的勤勤勉励:“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而《孙权劝说》则饱含领导对下属的殷殷厚望。

荀子的《劝学》如同一篇学术论文,说理论证洋洋洒洒;颜真卿的《劝学》就像拉家常,语言朴实明白如话。

那么,司马光创作的《孙权劝学》就是一篇短小精悍的小小说人物丰富、故事完整,读来深受启发又回味无穷——且听我慢慢道来。

请读一遍原文:

初,权谓吕蒙曰:"卿今当涂掌事,不可不学!"蒙辞以军中多务。权曰:"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邪?但当涉猎,见往事耳。卿言多务,孰若孤?孤常读书,自以为大有所益。"蒙乃始就学。

及鲁肃过寻阳,与蒙论议,大惊曰:"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蒙曰:"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大兄何见事之晚乎!"肃遂拜蒙母,结友而别。

该文全篇仅有135个字,却有四个人物(孙权、吕蒙、鲁肃、蒙母)先后出场,并各自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孙权是读书事件的发起人、吕蒙是读书当事人、鲁肃是读书成果的见证人,而蒙母则是鲁吕成为好友的关系人。

据史料记载,劝学事件发生于公元209年。这一年,年仅30岁的吕蒙因战功被提拔为偏将军兼寻阳令,成为主政一方的要员。

据《三国志.吕蒙传》记载,“蒙少不修书传,每陈大事,常口占为筏疏”,也就说此时的吕蒙文化水平很低,连奏章都需要别人代写。

如果吕蒙不加强学习,很可能寻阳令就成为了他事业的天花板,陷入志大才疏的尴尬境地,就不可能成为后来的“计取三郡、白衣渡江”的大将军——当然,此时此刻,他还意识不到这一点。

吕蒙是幸运的,他遇到了孙权这样的好领导;或者说孙权是幸运的,发现了吕蒙这个后起之秀、可造之才。

日理万机的孙权亲自给吕蒙上课:“不可不学”;面对吕蒙以军务繁忙为由的推托,孙权现身说法:“你军务繁忙能比得上我吗?我还能经常读书”,并耐心地做了具体指导:“不是让你成为研究儒家经典的学者,只需粗略阅读、了解历史,开阔视野、增长智慧。”——该文被司马光选入《资治通鉴》,就是点赞孙权这样的高官:不仅善于发现人才,而且还会鼓励和改造人才!

吕蒙开始读书学习了。他发扬“头悬梁锥刺股”之精神,践行只要学不死就向死里学之信条,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有脱胎换骨之感——如果当时有微博、微信或头条号,他一定会开个号,写写读书体会,是分享,更是广告天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大V级的人物鲁肃顺道经过寻阳。吕蒙借尽地主之谊接待鲁肃之机,“为肃画五策”(来自《三国志.吕蒙传》)——给鲁肃献上了五种对付荆州关羽的计策。

鲁肃心有大局坦荡豪爽,为国家事业后继有人而高兴。他没有嫉贤妒能,而是要想方设法去提携重用这个年轻人,当接班人来培养——这真是吴国之幸、吕蒙之幸——当然也是关羽之不幸、蜀国之不幸!

于是,鲁肃立即公开做了两件事:一件是为吕蒙撕掉了代表低端人才的“吴下阿蒙”标签;另一件是高调拜访蒙母,表明是自己主动交好吕蒙,以抬高吕蒙的身价。

后边的事就不再多说了,《三国演义》里有艺术性的再现,罗贯中还赋诗一首:“养子当如孙仲谋,吕蒙谈笑便封侯;白衣摇橹真奇计,一举荊襄取次休。

总之,《孙权劝学》一个会劝,一个善学,成就了一段历史佳话,也启发着后人“学习改变命运”

最后用毛主席的一段话作为结束吧:“吕蒙如不折节读书,善用兵能攻心,怎能充当东吴统帅?解放军许多将士都是行伍出身,不可不读《吕蒙传》”——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