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爱她入骨(权臣的掌心娇)


请修改后的内容如下:

南曦面露沉静,随即扭头看向他:“我并非王府女主人,怎能擅自介入王府的事务?”

容毓紧抿唇,目不发言地凝视她,面色毫无波动。

南曦见状,不禁勾唇微笑:“王爷,请将头稍微低一点。”

容毓心中微动,回想起早上的她举止优雅,双眸变得深邃,顺从地微微低下头。

南曦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他的唇。

少女的香气环绕鼻间,如丝绕缕地沁入心扉,让人陶醉其中。容毓强忍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待唇上柔软的触感离去,他静静地注视着她:“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带着抑制,透露着复杂而深沉的情绪。

“那么,如果我告诉您,我想亲吻王爷,您会如何处置?”南曦挑眉微笑,带着几分狡黠,“您会惩罚我吗?”

容毓缄默片刻,声音淡淡道:“不会。”

顿了顿,又补充道:“本王允许你随时亲吻我。”

南曦微笑,对上他灼灼的目光,莫名地感到脸颊微热。

轻咳一声,她开口即正事:“我有件事想与王爷商议。”

“非常紧急吗?”

南曦摇头:“不急。”

“那就等午睡之后再谈。”容毓说着,直接将她抱起走向内殿,“今晚您还打算回去吗?”

“晚上是否需要回去并不重要。”南曦靠在床头,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您躺在这里,我们一起聊聊。”

容毓站在原地没有动。

这一个多月以来,南曦对他态度抗拒,怨恨,厌恶,每次见到他都恨不得用目光杀死他,更不可能发生身体接触。

她主动邀请他躺在身边,这也是头一次。

容毓注视着面前少女生动明艳的容颜,脑海中不禁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明天早上,王爷您会参与朝会吗?”

容毓回过神,缓缓地坐在床边,背靠床头:“发生什么事了?”

南曦说道:“皇帝即位已有一年多了,可是王爷仍牢牢掌握着摄政大权,这样一来,夜晚的时候,皇帝恐怕会难以入眠吧。”

容毓沉默了片刻,他高贵的侧脸无法洞察其情绪,声音淡漠得难以判断喜怒:“您是希望本王主动交出摄政大权?”

“不。”南曦摇头,“正好相反。”

容毓默不作声地盯着她。

“我希望王爷能紧紧握住大权。”南曦目光微抬,望着寝殿内的雕梁画栋,“我希望咱们国家的皇帝在有生之年无法在王爷身上获得半点优势。”

“为什么?”

南曦转头望向他:“皇帝对王爷心存猜忌,一旦王爷交出大权,那么王爷以后将一步步失去权力,甚至会被栽赃陷害致死……王爷是否愿意这么做?”

容毓的语气冷静:“他无法控制本王。”

“即便是当今的皇帝,也掌控不了王爷。”南曦道,“但您能肯定自己没有软弱之处吗?”

容毓未作回答。

南曦转过身来,她的明亮眼眸锁定了他那妖媚的容颜,“我是否是王爷的软肋?”

容毓的薄唇微抿,以无言的方式盯着她,良久,才淡淡地开口:“是。”

“不是。”南曦摇头,“只要王爷牢牢掌握大权,我便是王爷的得力助手,而非软弱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