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7剧情人物关系(生化危机7的故事梗概)


在《生化危机7》中,敌人的种类相对较少。与前作不同的是,本作中引发生化事件的既不是病毒,也不是寄生虫,而是一种被称为“Mutamycete(日文版写作「特異菌」)”的特殊真菌,游戏中通称为“霉菌(Mold)”,引发事件的元凶米兰达是在续作《生化危机:Village》中首次登场。

本作中的主要BOSS角色是伊芙琳,她是米兰达与The Connections合作创造的生化武器。游戏中的主要敌人是被称为“菌兽(Molded)”的一类人形怪物,它们是由伊芙琳的霉菌转化而来。

一、前情

从2000年开始,安布雷拉公司与H.C.F.组织(艾达所属的神秘上层组织,威斯克曾经投靠过)合作,开始研发一种生物生化武器。

这种生物武器的制造方法是:安布雷拉将其发现的一种名为“mutamycete”的菌类的基因组注入第四阶段前的人类胚胎中,在受控环境下进行38周到40周的培养。由此产生的生物被称为“候选标本”,并根据其实用性进行评级,A至D系列是不实用的缺陷品,E系列则被视为完美的合适生物兵器。

伊芙琳,代号E001,是第一个E系列生物兵器。她拥有实验计划中标准的外观:10岁的小萝莉形象,方便她混入城市居民或难民中,进行细菌战争。

她可以随意分泌mutamycete物质,使他人被感染。霉菌会逐渐占据被感染者的细胞,使其具备强大的再生能力。除非被感染者头部被切除或完全粉碎,否则其会不断再生。霉菌进入大脑后,实验对象的意识会与E系列药剂“交互反应”,导致幻听和幻觉的出现,甚至可以看见不存在的10岁小萝莉形象。随着感染的扩散,被感染者会失去自控能力,呈现出无法控制的暴力冲动,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伤害。当霉菌占据每一个细胞时,被感染者会变成黑色的菌怪。这些菌怪是由菌丝体形成的超级有机体,具有强烈的生存和战斗能力。

从剧情来看,伊芙琳似乎能够加速被感染者的感染速度。

2013年,安布雷拉特别行动处(Special
Operation
Division)的主管艾伦多尼和看守员米娅温特斯被派遣护送伊芙琳前往中美洲分公司,以防止伊芙琳被敌对组织窃取(在游戏一开始的动画中,米娅称自己很想摆脱“照顾孩子的工作”)。他们伪装成伊芙琳的父母,搭乘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安娜贝尔”号。他们佩戴的基因组药典可以通话、显示自身健康状况,并可以通过监控伊芙琳的重要器官来追踪她。如果伊芙琳失去控制,情况无法挽回,他们将使用药典打开随身携带的箱子,制作E坏死毒素摧毁伊芙琳。

在抵达路易斯安那州南部的杜尔威地区时,伊芙琳袭击并感染了艾伦,但却视米娅为母亲,并没有攻击她。米娅追捕逃跑的伊芙琳时,船员逐渐被转化为菌兽,最终艾伦也被转化,而米娅也被感染。在此之前,米娅录制了一段视频,警告丈夫伊森不要去找她。

那天晚上,风暴肆虐,追逐伊芙琳的米娅被抛出正在爆炸的船只,跌入水中。遇难的船只漂到河口,被卢卡斯贝克发现。杰克贝的于10月10日前去查看,带回了伊芙琳和米娅两人(老房子地道中有张照片是她们在船边拍摄的合影)。从那时起,贝克一家逐渐被伊芙琳感染和控制,但卢卡斯在2015年1月在第三方组织的帮助下摆脱了伊芙琳的心灵控制。佐伊贝克不知道原因,仍然保留了相对正常的自我意识,而米娅则时而清醒时而发狂,无法分辨现实和伊芙琳的幻觉,同时具有强烈的暴力倾向,所以被卢卡斯以恢复自主意识的名义关入了牢房。伊芙琳时不时地会去看望米娅,希望米娅能成为她的母亲。

实际上,伊芙琳也是安布雷拉的受害者。从出生起就被当作生物兵器隔离养育的伊芙琳,她的遭遇比被注射了始祖病毒的丽莎更加悲惨。她迫使实验对象(被感染者)扮演她的父母。在“安娜贝尔”号失事的那天,她对米娅喊道,她对实验室生活感到厌倦,她想要一个家。在加入贝克一家后,她把他们变成了自己的“家人”。受到扭曲愿望的驱使,伊芙琳在2016年9月前后变得越来越失控,她让贝克一家绑架更多的受害者,扩大她的家庭。

本来这一可怕事件可能会继续下去,但伊芙琳却控制米娅给伊森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诱使伊森来到贝克一家的客屋。为什么她要这样做?卢卡斯在给第三方的邮件中提到“也许她等米娅等得不耐烦了”,后来米娅在客屋三楼发狂时,拿着电锯追赶伊森时,不断喃喃自语着“必须摧毁核心”、“我无法控制”。如果把米娅的这两句话理解为伊芙琳的意思,那么米娅可能是因为对伊森怀有深深的爱意,从而让伊芙琳无法完全控制米娅的心智。所以伊芙琳引诱伊森,计划杀掉他,或者让伊森成为自己的“父亲”,以稳定米娅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