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无痕剑(飘渺寒光剑)


黑化开始。

看着这些礼品,脸上的喜悦之情都要抑制不住了。

来都来了,还这么客气。可他还没想到,这是他人生转折的开始,他即将遭遇天大的羞辱!这三位使臣送完了礼,就搁驿馆里闲聊。朝鲜使臣吹嘘疆域有多大,日本那一口一个上上善道大大滴好,沙俄使臣要表演一个炫伏特加。结果大清外交部长,跟几位大臣交流,上来就一句话。

大清外交官:“在下冒昧的提醒列位使臣,觐见时,皇太子也在朝。列位可将敬贺的礼物,一并上呈皇太子。

三个使臣一下就大眼瞪小眼了,神马?刚才滴不是皇太子?你为什么不早说!你滴,狡猾滴,坏坏滴!

大清外交官:“本官是下人,不敢多嘴。”

这下这几个外交官,登时就不乐意了。早干啥去了?现在跟俺们说送错人了?这是给皇太子弱冠送的礼物,让皇长子给收了,俺们也没备其他的礼物啊。总之快点给我把礼物要回来!

留给外交官的,是一道选择题。这位大人选择了争议最多的方法。

大清外交官:“那列位大人,请稍候,下官去试试……”

一扭脸,大阿哥春风得意的往郡王府里走。迎面就撞见了老妈慧妃,可能是没到钮祜禄甄嬛时代,所以妃子们出入都比较自由。慧妃一看,儿子买这么一堆东西,干啥啊?

大阿哥胤禔:“这都是三国使臣孝敬的,母妃瞧瞧?”

慧妃打眼一看,这好大儿出息了!就听见一声声呼唤,由远及近而来。

大清外交官:“殿下,殿下!俄罗斯使臣不知道大清国规矩,误将送给太子的东西,送给了殿下。下官特来索回,请殿下思量...

大阿哥胤禔:“你……你混账!”

老大哥一股滔天怒火,拔地而起。大荒囚天指,顿时发动。

慧妃:“胤禔,把东西还给他们……通通的还给他们,走!”

这种赤裸裸的打脸,搁谁都受不了啊。此刻他才切身的感受到了他老妈的话,是如此的刺痛。

慧妃:“今日之辱,你要永世不忘!一个是皇长子,一个是皇太子……虽然是一字之差,却天壤之别。一个是做主子,一个是当奴才!

慧妃的话深深的刺痛了老大哥,我比胤礽大,凭什么就要被压一头?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此刻萌生,再也压抑不住。老大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夺嫡之路。而此刻被康熙寄予厚望的李光地,也被人抬进了京城。

他面见了太子哥,面对太子哥的邀请,小李子突出一个不吃硬的手段。鸿学儒科,就是白学儒科,他也不去。

李光地:“鸿儒们披红挂彩入朝了,从此后虽然锦衣玉食,但未必不是牢笼啊。

太子哥也不强迫,轿子就在外头,你要走就走,我不拦着。但你不走,就等着俺妹儿给你整大活吧!

蓝琪儿:“站下!”

北京郊外,蓝琪儿掐着小腰。一句站下,就让不可一世的李光地,乖乖的从轿子里出来。

李光地:“哎呀,这不是蓝琪儿格格吗,在下有礼了!”

李光地是咋也没想明白,自己不给太子面子,怎么招来了一群格格?

蓝琪儿:“那天你拦皇妃的轿子,今天我拦你的轿子!

咱们蓝琪儿格格,主打的就是一手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这李光地应付太子哥行,应付蓝琪儿这个丫头片子,却显得步步局促。

蓝琪儿:“那天你领着孤儿们上万言书,原来是欺世盗名啊!”

李光地:“在下绝非欺世盗名,而是救民于水火。”

蓝琪儿:“你如果真的想救民于水火,就跟我回去,向皇上讨个差使!

李光地:“如果在下不肯呢?”

那蓝琪儿可就要不礼貌了。你是真不知道什么叫南锣十三妹是吧?只见蓝琪儿小手一掐,呸!我们这些格格们就要骂你,你走一路我们骂一路,一直骂到你去福建!这一通满族传统艺能下来,属实是给李光地整服了,只能表示。

李光地:“在下……跟格格们回去。”

南锣十三妹蓝琪儿还没嚣张多久,亲妈容妃就来了。

容妃:“蓝琪儿,你是不是又为难李先生了?”

小机灵鬼蓝琪儿的反应,那叫一个快啊。怎么会呢,我们几个格格,是对诗词格律充满好奇,特意拦下轿子,给李先生讨教。容妃也寻思,小李子你不是要走吗?李光地一拱手,在下不走了,自愿教格格们读书,你快让蓝琪儿收了神通吧。

经历了这次事件后,李光地和他原本看不起的文官们一起和康熙开了一次小会议。康熙提出了三项任务:修正明史、在各省设立学校,并开始编纂康熙字典。

与此康熙任命李光地为福建特别观察使,并拨款一百万两白银!这是为了解决民怨问题,因为海禁政策导致了人民的不满。而在李光地出现后,蓝琪儿也来到康熙身边寻欢。康熙明白女儿的小心思,知道她已经长大了。

康熙说:“我们的蓝琪儿格格已经长大了,慢慢来,我会给她机会。让她取得成就,这样才配得上我们的蓝琪儿格格。”

这番话让蓝琪儿害羞得不得了,她迅速离开了宫殿,想去看看自己定制的玩具做好了没有。然而葛二蛋特使格隆和伪装成侍卫的葛二蛋在武器店内。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兵器架散落一地。侍卫拿出一锭金子,此时蓝琪儿也从宫殿里跑了出来,带走了她定制的小刀。

蓝琪儿拔出宝刀,英姿飒爽,展现着她的天真烂漫,何等美丽!

葛二蛋说:“老板,那个姑娘是谁?那是蓝琪儿格格啊,当今皇上的宝贝。”

看到不寻常的侍卫,他突然冲出了店铺。热闹的街市上,她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她的身影却在葛二蛋的心中留下了痕迹...

这位葛二蛋特使来到京城,携带了两千名蒙古铁骑,给太子庆祝成年礼。这个所谓的礼物实际上是一种示威。康熙召开了一次会议,确认了国家的基本政策——先解决台湾问题,再对付葛二蛋。

他派大儿子去安抚俄日朝三国使臣,结果大儿子被朱苏进激怒,产生了夺嫡之心。大清太子的成年礼充满了热闹。

在金銮殿上,崭新出场的李德全高声喊道。

李德全说:“大清国皇上有旨,召见俄、日、朝三国使臣。”

话刚说完,沙俄、幕府和朝廷的使者们进入了大殿。

首先发言的是一个与顾维钧相似的俄国使者。他代表沙皇向大清皇帝祝愿健康长寿,永远不死,并祝福太子幸福,兄弟和睦,爱情顺利!

接着是幕府使者,他向大清国祝福盛世永存,祝愿两国永远友好。

与俄日两国相比,明朝是唯一被指定流放地,经常遭到欺负的李朝没有宇宙级大国的实力,而李朝的使者往往表现出一种泡菜味的态度。他在向大清皇帝致意时说:“我们李朝祝愿伟大的大清皇帝万寿无疆。能成为大清的狗实在太好了思密达!”

之后,大家开始交换礼物。

然而就在这时,葛二蛋突然感到脸颊火辣辣的疼痛,他一边流泪一边匆忙离开了场所。这样一个重要的外交场合,礼部竟然没有提前安排好流程,导致皇子丢脸,外交使节难堪。康熙决定要砍掉吏部负责人的头,因为有十个人,其中九个都有点脑子有问题。

康熙之后,蓝琪儿推开了红门,高兴地进入了场所。康熙看着这一切,感到非常开心。大清国的外交活动总是充满着惊喜。三国使节交谈完毕后,李德全点了点头。

突然,格隆特使和变装达人葛二蛋出现在殿内。

康熙问道:“那个奴才,你的膝盖不会弯曲吗?”

格隆此次来的目的是寻求一个名义上的合法权力,让康熙吞并葛二蛋和喀尔喀部落。

康熙说:“你葛二蛋把自己当做一个国家的君主了...还惦记着北京城,以前的元大都啊?”

虽然康熙气急败坏,但他只是口头威胁了一句,然后做出决定。

康熙说:“暂时由葛二蛋代为管理喀尔喀草原。”

格隆感激地说:“感谢大清皇帝的恩典!”

格隆进行了所需的一些程序之后,立马开始寻找康熙答应的人。宝日龙梅在哪里?喀尔喀公主在哪里?在这场热闹的庆典之后,按照惯例会有一场特色的大清歌舞表演,但老大哥并不感兴趣。人间的欢愉与他无关,他只觉得吵闹。

他坐在烛光下,吃着简单的饭菜,感到心痛,酒入喉咙。

旁边的宝日龙梅继续吹奏着配乐,老大哥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他推开门,只说了一句话。

大阿哥胤禔说:“太美了...吹,继续吹吧。”